emm

热流老老实实鞠了一躬,
“对不起。”
雷狮几乎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我不需要你廉价的道歉……”
“我知道。”热流没好气的挺直了腰板,压低了声音,“我也不需要你可笑的原谅。我就是来走个流程。”
他眨眨眼,指了指身后安迷修藏身的地方,棕色的呆毛在天台猛烈的风中傲然挺立,时不时抖那么一两下,刷刷存在感,而它的主人对此却毫不自知,依旧藏在后面偷听,这会正疑惑怎么没了声。
“那好吧。”雷狮心领神会,高声答道,“我原谅你。热刀子,我原谅你。”
躲在后面的安迷修长舒了一口气,揉揉蹲酸了的腿打算来一个帅气的出场对这次事件做一个满满正能量的总结,两个黑影就突然扑了上来,把安迷修压在了地上。
雷狮和热流互有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然后就把安迷修的头揉成了个鸡窝。